当前位置:小说漫画生活爸爸老在孩子面前诋毁妈妈,在孩子面前被骂狗屎
爸爸老在孩子面前诋毁妈妈,在孩子面前被骂狗屎
2022-07-10

虎扑09月20日讯 曼联中卫菲尔-琼斯接受了泰晤士报著名记者Jonathan Northcroft的独家专访,在专访中他谈到了自己的伤病、家庭、还有作为球员的迷茫…

(以下为专栏节选)

菲尔-琼斯说,阿拉莉娅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已经到了可以理解人情世故和社会冷暖的年纪了。所以,他一想到在黑尔的那一天就感到不舒服。他和三岁的女儿一起散步,推着婴儿车里的妹妹拉雅。一个工人走过,那家伙突然就把货卸下来对阵琼斯大喊:“嘿,菲尔……你是狗屎。你是狗屎!”

阿拉莉娅转过身来看着他,“你知道小孩子在你给他们答案之前会不胜其烦地连续问20次吗?”琼斯说,“这就是一个例子,她不停地问我:‘爸爸,这是什么,爸爸,那是什么?’”

“我思绪万千:愤怒、冷静,我该怎么面对他,我该对我妻子说什么?我呆若木鸡地站在那,最后另一个路人对我说:‘菲尔别管了,你比他说的强多了。’”

琼斯的确这么做了,他的价值观就是,埋头苦干,不要觉得自己很特别,不要抱怨。所以他一直都在随他们去(leave it)。多年来,他在社交媒体上饱受网络暴力的欺辱,最终“离开了社媒”(2017年,他放弃了所有平台的帐号,从手机上删除了应用程序)。当被权威人士贬低或被嘲笑他的伤病时,他也低头不去在乎他们的语言。当有人在马路上冲着你吼的时候你就躲开他——黑尔绝不是唯一的一次。

所以,琼斯在这,在南曼彻斯特喝着咖啡,敞开心扉,因为受够了。

真正让琼斯被激怒的是费迪南德在播客中的评论,他批评他是“浪费时间”,他“占着茅坑不拉屎”,这位曼联传奇后卫把琼斯描述成一个只会躺在舒适区里躺平拿钱的吸血鬼。所以琼斯不可能不回击—他想要讲述从2020年1月最后一次代表曼联出战到现在的故事。

“听着,我对费迪南德是很尊重的,当时和他共用一间更衣室,他是伟大的专业人士,我喜欢和他一起踢球。很好的领导者,很幽默,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琼斯说,“但是他说的话很逊,真的很逊。我不参与争论,不喜欢吵架,但如果你不知道一件事的话,请你不要随便发表这样的意见……”

事实是,29岁的琼斯一直在和让他缺阵3年的伤病作斗争。这是严重的半月板损伤,他的右膝外侧半月板的问题相当严重。这个问题第一次出现是在他还在布莱克本的的时候,然后在他加盟曼联的第二个赛季开始恶化。他当时20岁,刚刚随英格兰参加2012欧洲杯,博比-查尔顿爵士把他比作邓肯-爱德华兹。

琼斯接受了手术,苏醒过来后,外科医生沮丧地解释说,他已经切除了半月板—因为无法修复。琼斯的骨头在关节里嘎吱作响,直线运动总是可以的,但弯曲往往会引起疼痛。直到2016年,穆里尼奥作为曼联主教练的第一个赛季开始,他的伤病都是可以控制的。“我的膝盖会在训练后肿胀,任何对膝盖的阻力都会让我痛苦不堪。”琼斯说。

“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想:‘可能我真的不应该出场比赛。’而球员们看到我膝盖的肿胀就会想:‘他居然能出场?’但我喜欢踢球,我愿意为曼联做任何事。如果我只能维持百分之60的出场率,并且知道我能挺过去,那为什么不出场呢?”

新冠肺炎疫情的封锁提供了一个休息和重建身体的机会,他像恶魔一样工作,在孩子们起床之前早起额外跑步和健身。2020年5月,当曼联恢复训练时,他“处于职业球员生涯中最美好的状态”。第二天,队员们进行了熟悉的冲刺训练—“大步走!”琼斯完成了一段训练,“然后我就无法跑动了,根本不能抬腿弯曲,要知道我刚刚开始训练…”

“每个人都在说:‘他在干什么?’我完全失去了理智,我在想:‘一了百了吧…不能再为这些烦心了’我直接去找医生说:‘我受够了,吃了太多的消炎药,打了太多的针,那么多侥幸又小心翼翼没有受伤的时刻,我需要完全解决这件事。’”

他前往巴塞罗那拜访世界领先的专家拉蒙-库加特博士,库加特开出了注射处方,如果不成功,最后的手段就是微创手术。注射不起作用,所以在八月底他做了手术。它包括在膝盖上钻很深的洞,让富含生长因子的血液流入,最终变成纤维软骨。

康复治疗包括在西班牙呆一周,拄着拐杖呆两个月,在家里的机器上呆上一段时间。新冠疫情期间一切都很难,旅行限制推迟了他去和库加特会面的行程,延长了几个月的康复时间,而最艰难的康复阶段恰好发生在英国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封锁期间。

看来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很小,拉雅还是个婴儿,阿拉莉娅还在蹒跚学步,琼斯一家住在新房子里,他的妻子卡娅不得不做所有的事情:“而我只能蹒跚而行,甚至不能带孩子们去公园。”

“这是我作为一个人所经历的最低谷,我曾经(从曼联的训练场)回来后,浑身是伤。我的脑子一片混乱,然后潸然泪下。我会对卡娅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记得我们都哭了。”

“我的妻子拼尽全力去收拾一切,而我却在同一时刻试着理清自己的情绪。我感到内疚,她不应该每天接受我的负能量还要一个人去带两个孩子。”

“有很多次,我觉得自己是个糟糕的父亲。你想把精力给你的孩子,但你做不到。听着,你有女儿…如果你的女儿告诉你你打扮成公主,你就打扮成公主…但我当时不在那里,我可能在电话里或者几英里外。我并不害怕说这些,人们和足球运动员会假装一切正常,但你不知道关起门来发生了什么。”

黑尔大街上的谩骂就是琼斯人生的最低谷,他希望人们可以反思一下,不要对足球运动员如此苛刻。“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社会里,所有的种族主义和影响心理健康的东西——我只能说要小心这些。你不知道这将如何影响球员:身体上,精神上,情感上。人们可能最后的观点都是殊途同归:‘哦,他们是足球运动员,他们应该能够应付,他们有这么多钱,有这么奢侈的生活方式。’但如果去掉这一切,我们就是一个普通人。”

“听着,我的问题并不比人们在办公室里要处理的问题大,我知道这一点。但它们是问题,足球运动员和其他人一样都有问题,也许我的发言可以帮助他们。”

“听着,我是个注重隐私的人。”琼斯说,“所以也许人们不理解我,但这与我的本性完全相反,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从药片,到我的饮食,到布置我的房子,这样每次我从训练回来,我就穿着康复靴,准备好我的冰敷机器。没有人能说:‘你做得还不够。’”琼斯接着说,“我会一直为曼联而战,直到有人告诉我:‘去别的地方吧。’”

社交媒体上什么都有,人们给卡娅发信息说,他们希望她死了,或者可怕的事情降临到他们的孩子身上。论是作为个人还是作为夫妻,他们都足够强大,可以不予理睬,但他担心年轻球员,并愿意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应对网络暴力。

他为什么会受到网络暴力?他代表英格兰国家队出场27次,参加了两届世界杯,还拥有一枚英超冠军奖牌,而在曼联效力10年本身就是一项成就。有什么好嘲笑的?“我一定很容易成为靶子。”琼斯说,“每个球员都有一个标签,不幸的是,我的标签是:‘让我们嘲笑他吧。’

“但是—我尽量用最好的方式说—我知道谁会笑到最后。我对我的职业生涯充满自豪,我享受我的生活,而且我超级幸运。我能够这样做,因为足球运动员是幸运的—但键盘侠们仍将住在他们妈妈家里的小卧室,喝着百事可乐吃着廉价泡面然后在那敲键盘,在推特上对着我喋喋不休,就是这样。

菲尔-琼斯最后回忆了今年与他的前主教练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的一次会面,那次会面鼓舞了他的士气。“他对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我和几个球员一起去了他电影的首映式,他走过来,我们握了握手,然后突然间他说:‘嘿,(2013年)你们在客场对阵皇家马德里的比赛中表现得太棒了,防罗纳尔多防的太他妈的好了。’这番话真的鼓舞人心。

“说实话,我都没有关心电影,就是坐在那里想:‘他记得……像他这样了不起的人会记住我的表现。’”

(编辑:姚凡)